这15盏永不过时的经典灯具,象征着最好的设计

来源:蘑菇的温室

ID:withmogu




灯具,是家居中最讨喜的元素之一。它具有雕塑般的外形,既是美化空间的装饰品,又带有实用功能。它通常体积较小,但在塑造整个空间的氛围这一点上,影响力丝毫不亚于大件家具。


灯具的造型千变万化,是设计师可以发挥无数可能性的地方。因此,也诞生了许多伟大的设计,让一个简单的光源变成一件艺术品。选择太多,也是一种幸福的烦恼。蘑菇很艰难地挑选了15款灯具史上最具标志性的经典设计,它们是每一个设计爱好者都应该认识的,甚至当你有能力购买品质至上而不是价格优先的产品时,它们应该是你最好的选择。


如果你看过前几期的文章《现代家具史上最经典的20把椅子》,不知道你有没有留意过那些图片中的配角——灯具们,其中有不少就是今天这篇文章的主角,有的与椅子出自同样的设计师,都是永恒的经典。









上次我们提到丹麦建筑师 Arne Jacobsen(阿纳·雅各布森)在1958年为哥本哈根 Radisson SAS Royal Hotel 做设计时,从建筑到餐具,几乎所有元素都亲力亲为,由此诞生了蛋椅、天鹅椅等经典家具,同时还有 AJ 系列灯具,包括落地灯、台灯、壁灯。


极简设计的 AJ 系列线条干净利落,最突出的是灯罩的不对称设计,它直接向下投射光线,灯罩头部可以左右旋转来调节角度,非常适合用作阅读灯或工作灯。灯座上镂空的圆形是模仿了早期可以放置烟灰缸的台灯的设计。













PH 系列灯具是丹麦设计师 Poul Henningsen(保尔·汉宁森)的标志性作品,也是20世纪最重要的设计之一。1925年,Poul Henningsen 设计了三层灯罩从大到小排列的 PH 台灯,奠定了这个系列的基本形态,看起来像是盘子、碗、杯子叠在一起。后期又衍生出顶部多一层灯罩的 PH 5、8片灯罩的 PH Snowball、72片灯罩的 PH Artichoke(松果灯)。


PH 系列灯具的经典之处,在于它美丽中蕴含着科学奥秘。Poul Henningsen 运用数学原理中的“等角螺线”计算出三层灯罩的直径比例、向下弯的弧度、角度,目的是让光线在灯罩表面反射、折射,模糊了真正的光源,让光线变得柔和。















设计师 Michael Anastassiades(麦克·阿纳斯塔西亚德斯)在看过一个杂耍表演视频后,受到杂耍者在身体上旋转、移动球体的技巧启发,想要捕捉球体停留在手臂上、指尖上的瞬间,由此诞生了 IC Lights 系列灯具。


IC Lights 设计于2013年,历史并不悠久,却是近几年被复制和借鉴得最多的设计之一。圆润的灯置于线条简洁的金属支架上,似乎违背了正常的物理定律,看上去像悬浮在半空中又像马上就要掉下来。它的设计成功地挑战了平衡,又融合了极简、几何元素等特色,展现出一种富有诗意的优雅。













建筑师兼设计师 Greta Grossman(格雷塔·格罗斯曼)是出色的女性先驱,在这个由男性主导的领域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二十世纪初,不少有影响力的建筑师,如 Walter Gropius(包豪斯创始人)和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将欧洲现代主义 (European Modernism) 引入美国。Grossman 深受其影响,1947年设计的标志性灯具 Grasshopper 集极简主义、高功能和独特个性于一身。


Grasshopper 落地灯的底座趣味十足,它独特的三脚支架向后倾斜,给人的感觉像是一只准备向上跃起去捕捉猎物的蚱蜢,充满活力。Grasshopper 台灯则是用线条简洁的黄铜灯座与细长的锥型灯罩完美结合,显得精致又现代。













设计师 Tom Dixon(汤姆·迪克森) 认为,产品的成功和吸引力与构成它的物质密不可分。在一次带领学生前往印度的实地考察中,Tom Dixon 与当地的修补匠、铜匠们相处了几天,被一种传统而具有独特美学的手工打制黄铜的方法所吸引。他将这种传统技艺用在 Beat 系列的生产上,让铜器变成一盏盏散发着温暖光辉的灯具。


而 Beat 系列的造型则来自传统的印度炊具和水壶,Tom Dixon 看到人们头上顶着各式各样的容器,以此为灵感。Beat 系列最出彩的要数吊灯,有六种不同形状,分别命名为Fat、Tall、Wide、Stout、Waist、Flat。它们可以作为一件单品使用,也时常混搭成一组,几种形状错落排开好像一串动听的音符。















Arco 落地灯由 Achille Castiglioni(阿切勒·卡斯蒂格利奥尼)和哥哥 Pier Giacomo Castiglioni(皮埃尔·加科莫·卡斯蒂格利奥尼)于1962年合作设计,是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(MoMA) 永久收藏的经典现代设计作品。巨大的圆形不锈钢灯罩悬挂在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吊杆末端,底部由一块几十公斤重的大理石基座支撑。这样的构成简单至极,在那个年代却是大胆的壮举。


当时,Achille Castiglioni 想要一盏挂在餐桌上方的吊灯,却苦于没有插座。于是他从街灯弯曲的设计中获得灵感,设计了拥有长长的抛物线金属杆的 Arco 落地灯,创造性地解决了自己的问题。Arco 不是吊灯,却能很好地实现从头顶投射光线,垂钓般的弧线减少了地面使用空间,还可以旋转角度调节高度,提供更精确的照明。













Atollo 台灯由 Vico Magistretti(维克·马吉斯特拉蒂)于1977年设计,诞生后不久就获得了意大利设计领域的最高荣誉——1979年的 Compasso d’Oro(金圆规奖)。作为意大利设计的象征,Atollo 也成为世界各大艺术博物馆的永久收藏。


Atollo 台灯以极简的几何构成而闻名,三种基础的几何形状——圆柱体、圆锥体和球体组合在一起,便能将一件功能性的家居用品变成比例完美的抽象雕塑。Atollo 标志着意大利设计的简约与优雅,也改变了人们对传统台灯的想象,呈现出一份不同于其他经典灯具的惊艳。













与 Atollo 台灯一样获得1979年 Compasso d’Oro(金圆规奖)的还有灯具历史上著名的经典之作—— Richard Sapper(理查德·萨帕)1972年设计的 Tizio 台灯。平衡力学的巧妙运用,让 Tizio 可以在水平面旋转360度,使用者可以根据需求轻松地调节角度。底座上的变压器将电压降低到一个安全的低压,电流直接通过灯臂到达灯泡,无需电线,这也使设计更加简洁利落。


Tizio 使用卤素灯泡,一个小小的光源就能提供高度集中的光。在70年代,卤素灯很少在汽车工业之外使用,Tizio 是第一款低电压卤素台灯,这是照明设计的革命性突破,也是它至今依然实用、现代的原因之一。













你是否觉得这盏台灯很眼熟?设计师 George Carwardine(乔治·卡沃丁)1934年设计的 Original 1227 台灯被伦敦设计博物馆誉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设计之一。从普通人家的书桌到办公室、图书馆、甚至英国皇室,都能看到它的身影。Pixar 动画片头蹦蹦跳跳的 Luxo 台灯也是以 Original 1227 为原型。


George Carwardine 是一位汽车工程师,专门研究汽车减震系统。他在1932年偶然发明了一种新型弹簧,无论怎么拉它都能恢复到原始状态。George Carwardine 尝试将这种弹簧应用到车间的工作灯设计上,模仿人类手臂的结构,可以灵活地调整照明方向和距离,同时保持平衡。





Anglepoise 在 Original 1227 台灯70周年时推出了放大版的 Original 1227 Giant 落地灯,仿若一盏误闯入小人国的台灯,滑稽又可爱。












1952年,建筑师、Herman Miller 设计总监 George Nelson(乔治·尼尔森)在装修办公室时看中了一盏瑞典的丝质球形灯,但实在是太贵了,于是他开始思考如何设计一盏既符合自己需求又价格合理的灯。他尝试用在钢丝架上喷塑的方法制作半透明灯罩,放入灯泡后它便会发出柔和的光。


这就是第一盏 Nelson 气泡吊灯的诞生。后来这个系列又逐渐衍生出其他形态各异的外观,有碟形 Saucer、球形 Ball、雪茄形 Cigar、梨形 Pear 和苹果型 Apple 等。无论哪一盏或者几盏组合起来,都是外形出彩又优雅迷人的存在。













如果要论最具收藏价值的灯具,肯定少不了 Serge Mouille 系列。法国设计师 Serge Mouille(赛尔格·穆伊勒)在1950年代设计的这一系列灯具,是功能性与艺术价值的完美结合。Serge Mouille 批评当时市面上流行的意大利设计太复杂、太沉重,于是设计了如亚历山大·考尔德动态雕塑般简约、轻盈、富有动感的灯具。


Serge Mouille 系列拥有众多型号,包括落地灯、吊灯、壁灯、台灯,从单臂到七壁都有,造型灵活多变,又被叫做鸭嘴灯、蜘蛛灯、张牙舞爪灯等。Serge Mouille 灯具至今仍沿用70年前的生产方式纯手工制作,购买一盏灯像是购买一件原创艺术品:每一件都有编号和签名,每年的产量非常有限,价格自然也相当昂贵,高达数十万元一盏。













Potence 壁灯如同 Jean Prouvé(让·普鲁维)的 Standard Chair(标准椅)一样,充满浓浓的工业机械风,线条感极强。Potence 壁灯从墙上伸出长长的灯臂,加上一颗灯泡,结构简单到极致,融合了巧妙的工程设计与优雅的造型,让照明设计回归本质。


同时拥有设计师、工程师、建筑师多重身份的 Jean Prouvé 一直认为自己更像是一名工程师,或者说「建造者」,而不是设计师。他从不只为形式而设计,而是专注于材料的本质、联系和生产。Jean Prouvé 将机械设计的精细度和现代工业设计美学引入普通家庭生活中。













没有专注于一个特定的设计领域 ——工业设计、家具设计、室内设计、照明设计或建筑设计—— Michele De Lucchi (米歇尔·德·卢基)在每一个领域都能应对自如。他为 Valli Colombo 做门把手,为 Olivetti 做笔记本电脑,为 Pelikan 做胶带座,同时为德国的银行、日本的公寓做设计。他在1987年与 Artemide 研发部门负责人 Giancarlo Fassina(詹卡罗·法西纳)合作设计的 Tolomeo 台灯获得了当年的 Compasso d 'Oro(金圆规奖),成为意大利设计的经典作品。


Tolomeo 台灯从铝制底座开始,到灯罩结束,像一个张度很大的圆规,灯臂有很大的调节范围,灯罩也可以360度旋转,因此可以摆出各种高难度姿势,不会轻易倒下。后来 Tolomeo 也逐渐发展成一个庞大的家族,从台灯到落地灯、壁灯、吊灯、夹灯等一应俱全,材质也不止是铝,增加了羊皮纸、织物等不同材质和颜色。













前面介绍的 Arco 落地灯的设计师 Achille Castiglioni(阿切勒·卡斯蒂格利奥尼)总是能用普通的材料创造出超出人们想象的绝妙物件,将设计提升到艺术的高度。Taccia 台灯就是另一个经典的例子,这也是他与哥哥 Pier Giacomo Castiglioni(皮埃尔·加科莫·卡斯蒂格利奥尼)在1962年共同设计的。


Taccia 台灯看起来像一盏倒转的吊灯,也因其在外形上十分有特色被称作「雷达灯」。它圆柱形的底座上是一个透明的玻璃深碗,碗面覆盖一块铝制凹版,灯泡投射上来的光线经过铝板的反射后透过玻璃碗扩散出来。奇思妙想的形式和引人注目的造型,为日常照明提供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,也为生活增添了一点趣味。













经典设计与现代创新相融合,设计师 Ferruccio Laviani(费鲁齐奥·拉维阿尼)将古典的巴洛克风格与21世纪流行的聚碳酸酯材料结合,创造了 Bourgie 台灯,既优雅又大胆。Bourgie 重新诠释了巴洛克式台灯,让它既能轻松融入现代极简的空间里,也可以与古典的装饰搭配。


Ferruccio Laviani 是20世纪80年代意大利孟菲斯运动 (Memphis design movement) 的成员之一,其设计以大胆的形式与古典元素的融合而闻名。Bourgie 台灯自2004年诞生以来拥有不错的销量,更是深受著名设计师们的喜爱,其中就包括同样使用聚碳酸酯设计了幽灵椅的 Philippe Starck。









设计师们发挥自己的创造性,将照明设备从一个简单的光源变成一件标志性的设计,兼具形式与功能。上面介绍的这15款以及没有提到的更多设计师灯具,将最好的设计引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中。夜晚,它们点亮暗处,洒下一片温暖;白天,它们点亮生活,增添一抹靓丽。


—  END  —